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 > 曲艺歌舞 > 正文

看留住记忆的首善之举

2014年10月13日 13:17:37 人气:3576 来源:互联网

  在中国传统民俗中,工艺品,人生礼仪,戏曲等等都是宝贵的历史财富,而如何留住这些记忆,让后人传承,就需要首善之举,要想记忆达到永恒,就要有颗爱它的心。

  河南淅川县史志研究室的明新胜先生将厚厚的一部《淅川移民与民俗文化》寄给我并邀我作序时,深感十分茫然。几经推托,新胜先生还是执意要我写序,无奈只好答应。因为我对同仁的要求,总是以不让对方失望为原则。现在想起来,当时之所以一再推托,主要是因为我将要面对的是移民群体留下的文化。一种伴随着移民的迁出,已经消失和即将消失的文化。这种文化的遭遇常使人百感交集,产生一种凭吊的感觉,实在不忍心面对。设身处地地想,假如我是丹江库区的移民,面对即将离别的家园,面对养我育我的乡土文化,会是什么感觉。唏嘘感叹,还是泪流不止。尽管现在的移民和以往不同。历史上由于战争、灾荒、瘟疫等因素,移民是常有的事。不然江南一带的福建、广东、江西等地,怎么会形成客家群体;海外华侨怎么会生活在世界各地。当然现在的移民,一是为国家建设需要,一是为了改变贫困地区的人居环境,进行生态移民,是造福于民。然而客观的情况是,尽管各级政府在移民问题上制定了完美的政策,选择了理想的移居地,盖起了舒适的搬迁房,而移民一旦离别故土,临别时的守望之情,实在不亚于“生死别离”。人们对故土所流露的惜别之情,表现出的难以割舍,真可谓“感天地,泣鬼神”。民间谚语“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乡音难改,故土难离”就是这个意思。移民的这种感情,往往是常人不能感受得到的。离别的伤感,正如南朝·梁著名诗人江淹《别赋》中所说的“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江淹所描述的是戍人、富豪、侠客、游宦、道士、情人的离别之情,所反映的是齐梁时代社会动乱的侧影。但就移民的情感而言,告别故土,不也是一种深深的伤痛吗。

  《淅川移民与民俗文化》将淅川移民史和移民的民俗文化生活展现在我们面前。一部书用几十万言的文字和图片,向我们叙说淅川移民史,记录淅川移民创造和传承的民俗文化,包括以往移民在淅川留下的一串串脚印,丰富多彩的生活习俗(服饰、饮食、民居建筑、居住习俗、交通运输等)、人生仪礼(生育、日常通礼、婚姻、敬老、丧葬等)、农耕劳作(农业、饲养使役、林木、渔猎、农时节气、传统劳作、行业技艺等)、岁时节日、民间信仰、民间文化活动(戏剧、曲艺、舞蹈、工艺、娱乐以及民间文学(神话、传说、谚语等),读着这样的文字,彷佛将我们带入淅川“一脚能踩出油来”的丰饶的土地和淳朴的民俗生活。我们似乎在时空中穿越,亲身体验移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他们生活的艰辛和动荡不定的命运。为丹江水库的修建和南水北调工程,淅川移民曾数次贡献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留下的却是无尽的回忆和伤感。如能体察到这一点,就无愧作者的苦心和移民的重托。在这一系列的叙述中,最使我感动的不仅仅是风俗民情的记写,还有淅川县领导在面临移民大局时,所表现出的文化自觉和担当。“为了对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库区淅川境内的民俗实物、文献资料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挖掘性保护,切实为我县筹建民俗博物馆打下坚实的基础,经县委研究决定,在我县移民乡(镇)村全面开展征集、整理、保存民俗实物,文献(图、照片)资料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淅办(2010)24号文件。为了贯彻这一决定,还专门印刷了《淅川县移民民俗征集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征集文献资料和民俗实物的公告》。公告列举了所要征集的文献、表演艺术、票证、民居标本户、生产生活用具等15个门类,希望在移民搬迁过程中悉心征集,对征集到的民俗文物造册登记,并做文字说明。果然在短短的时间里,由于得到各级政府和移民的支持,征集到30多类,240多个品种的2300余件民俗文物。使淅川移民的民俗文化不仅有了文字记载,还有实物佐证,这不能不说是移民工作的首创。一种“留住历史,留住记忆”的首善之举。

  我很赞赏这一首善之举。在淅川实行移民试点之后,中共淅川县委副书记宋超与明新胜的一段对话使我感动。宋书记对明新胜讲:“从去年试点移民外迁情况看,移民们的生产工具、生活器物工艺很精湛,历史较悠久,足能反映淅川先祖们的聪明智慧,就这样移民迁走了,过几年移民村落被淹了,咱淅川除落了个‘移民县’外,其他什么也没落住。如果在移民搬迁之前,将那些石磙、石碾、簸箩、杈、耙、箩头、柜子、床等生产生活实物征集起来,建个博物馆陈放起来,移民们回淅川老家还能看到,那该多好呀。”宋书记的一席话,朴实到不能再朴实。是呀,不能移民过后,淅川只落得个“移民县”,其他什么都没落下。正是宋书记的话道出了移民背后的人文关怀。因为移民不只是人口的迁徙流动,它还牵涉到移民文化的存废。这种文化自然包含了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面对即将消失的文化空间,面对曾经伴随这一空间的移民文化,不应该给予和移民一样的关怀吗。《淅川移民和民俗文化》的书写,回答了这个问题。它将移民工作和文化遗产保护联系起来,成就了移民民俗志的编写和民俗文物征集,做到把移民的根留在淅川。另外,淅川对移民文化的重视和一系列举措,带有普遍意义。这种意义不只局限于移民和移民文化。在目前展开的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建设中,同样具有现实意义。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城市扩容、改造,农村城镇化建设中,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笔者在田野考察中,也经常看到许多生态移民点,因为失去对文化的关怀,完好的民居建筑葬身在挖掘机、推土机的隆隆声中,移民所创造和传承的民俗文化,烟消云散。城市建设中历史文化街区的消失,更是司空见惯。如果我们的城镇建设者稍有文化自觉,就不会变得无知和失职。

  我和本书的作者明新胜先生是2012年12月,在湖南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上相识的。那时我作为评委出席这次会议并在双年展论坛作关于民俗与摄影讲座。这次摄影展,淅川的民俗摄影者,展出了淅川移民的场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淅川人民为南水北调工程所作的重大牺牲和贡献深深感动了我。一次晚饭后,明新胜先生到我的房间。长时间交谈中,得知他从事淅川地方史志研究多年,生于淅川,长于淅川,又长期从事移民乡镇工作。这种得天独厚的经历和对淅川民俗文化的熟悉,使他想将多年来对淅川移民民俗文化的考察写成一本书,留下移民的记忆。这是来自移民第一线的信息,我相信明新胜先生完全能胜任这一写作任务,所以极力鼓动他、鼓励他,使他的愿望能够早日实现。现在这部《淅川移民与民俗文化》即将付梓,读后格外欣喜,于是写了如上的感想,是为序。

  陶立璠

  2014年盛夏于五柳居

  想了解更丰富有趣的民俗文化吗?请马上关注我们的微信(微信号:aqioo360),让你随时随地掌握运势,命运在你手中!


文章关键词: 记忆 首善之举

分享到: 0

大师推荐